:::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 首頁網站導覽

ecos 產業電子化聯合服務網站

:::
產業訊息
聚和國際 智造雲平台-助生物緩衝劑躍身國際領頭羊
聚和國際
智造雲平台
助生物緩衝劑躍身國際領頭羊
面對COVID-19(武漢肺炎)疫情衝擊,路易莎咖啡職人黃銘賢總經理超前部署,導入智慧工廠與供應鏈資訊串聯系統,逆轉危機,穩居本土咖啡企業第一名。
聚和國際總經理室經理王邦畯,透過「智慧機械 - 產業聚落供應鏈數位串流暨 AI 應用計畫」,協助公司提升生產效率,躍進全球 NO.1 生物緩衝劑 (BioBuffer) 的領先地位。
踏入聚和國際的產品展示廳,任誰都會被色彩繽紛、造型多樣的 N 次貼吸引目光,這種能重複黏貼使用的便條紙,全球銷售量僅次於美商 3M,廣受消費者喜愛,也是聚和最具代表性的明星商品,出色的視覺效果搶盡鋒頭。

相較起來,位於展示廳另一頭,裝在玻璃瓶內的白色粉末,不僅外型不起眼,也看不出實際功能,第一眼很容易被忽略,但看似平凡的粉末其實潛力非凡,它是聚和國際最新崛起的商品, 也是未來生技產業的新興關鍵-「生物緩衝劑」。

簡單來說,生物緩衝劑(Bio Buffer)是一種添加於化學產品中的物質,幫助調控及維持 PH 值穩定,讓化學產品符合人體使用標準。生物緩衝劑的特色是 PH 值介於 6 至 8 之間、水溶性佳且不具毒性,通常添加於化妝品、生技藥品、保健品,尤其是疫苗之中,用途十分廣泛。

隨著產業界需求大增,加上聚和導入 AI 科技改善製程,生物緩衝劑銷售量逐漸攀升,今年更衝上高峰,讓聚和一舉成為全球市占 NO.1 生物緩衝劑製造商。亮眼的成績背後,很少人知 道,製造這款產品的精密化學部門已十年獲利不易,慧眼獨具的總經理郭聰田堅不放棄,最終轉虧為盈,前景看好,也令人好奇,聚和是利用生物緩衝劑從谷底翻身?




堅持為前景 谷底翻身的生物緩衝劑
聚和國際總經理室經理王邦畯表示,聚和以造紙添加劑起家,之所以製造生物緩衝劑,是因郭總經理看好生技產業的發展,於十多年前成立精密化學部門。初期規模小,製程也尚在摸索,只要有客戶下單,聚和就採「少量多樣」模式製作,由於規模受限,部門成立的前十年都在虧錢,每年損失數千萬到上億,但總經理堅持不放棄,最終打開知名度與市占率,成功坐上龍頭寶座。

王邦畯指出,聚和生物緩衝劑轉虧為盈的發展有 3 大轉折:首先,歐美國家身為生技產業領頭羊,多半專注研發藥品與疫苗,周邊產品的製造委由其他國家代工,為台灣創造發展生機。其次,中國近年化工廠工安頻傳,風險較高,許多生技產業轉而尋找其他替代來源。最後, 受中美貿易戰及肺炎疫情影響,愈來愈多企業選擇「去中國化」,重視「供應鏈穩定」更勝於「成本考量」,三重因素影響下,台灣廠商因而得利,加上供貨價格比歐美更具競爭力, 都是聚和受市場青睞的原因。

儘管生物緩衝劑後勢看漲,王邦畯坦言背後仍有隱憂,包括訂單大量湧入時,工廠生產效率不足,產能壓力大,以及品質比起歐美仍略為遜色,如何克服種種問題,讓聚和坐穩銷售寶座,除了從化工專業領域著手精進製程,AI 的應用成為企業成長的關鍵。
聚和國際精化事業部擁有丙烯醇磺化反應、脫納技術等核心技術與製程,以高產品性價比,成為全球第二大生物緩衝劑業者。
。

聚和國際精化事業部擁有丙烯醇磺化反應、脫納技術等核心技術與製程,以高產品性價比,成為全球第二大生物緩衝劑業者。
產能下降現危機 AI 破解關鍵神救援
 聚和國際過往如大多數化工企業一樣,數位化程度低,多依賴人工作業。

聚和國際過往如大多數化工企業一樣,數位化程度低,多依賴人工作業。
聚和國際從兩年前開始數位轉型,負責的總經理室暨資訊中心成立後的第一項任務,就是找出生物緩衝劑的產出問題,當時原本每一批次產量為 1,200 公斤,不知為何突然下降,每批 只產出 900 公斤,持續半年都找不出原因,讓相關部門非常頭疼。

王邦畯表示,當時機器參數都是用手寫紀錄,一個生產批次就有 1,400 筆資料,每年數百批次累積下來,要從上萬筆參數中找問題,簡直是天方夜譚,加上資料完整度與精確度不佳, 對資訊中心是一大考驗,他們採用機器學習(machine learning)尋找可能的問題因子, 同時積極與現場工程師討論,「變動因素(Dominate)和數據 (Data) 結合,真的找到了關鍵因子,而且是以往我們以為不重要的參數。」王邦畯說。

關鍵問題解決了,生物緩衝劑產能恢復水準,生產成本下降,競爭力相對提升工業局「智慧機械 - 產業聚落供應鏈數位串連暨 AI 應用」計畫。AI 出師告捷,讓公司高層開始認同「數位轉型」及「資料科學」的重要性,決定申請經濟部科技研究發展專案,建置「智造聚和雲供應鏈平台」,將基礎資料串流到資訊平台,精確掌握上下游資訊,從生物緩衝劑所屬的精化部門開始,推動企業數位轉型。

串接智慧供應鏈 穩定上下游衝刺產能
「智造聚和雲供應鏈平台」成立後解決了兩項難題:製程數據取得不易、供應鏈資訊串接不佳,導入數位化工廠後,生產參數全由電子化紀錄,每隔十秒自動擷取數據,解決早期人 工抄寫的精準度問題,並以平台串連 ERP 資訊,應用機器學習提升製程穩定度,設備效率從67%提高到 72%,年平均產能也從 90 噸提升至 145 噸。

供應鏈管控最常碰到的是缺料或庫存過多,以及無法即時掌握客戶訂單狀態,都會對成品、交期及供貨能力造成不良影響,設置智慧供應鏈平台後,供應商的用料交期及品質回饋一目了然,客戶也能登入平台查詢訂單狀態與品質履歷,上下游產業鏈即時溝通更有效率,平均交期也從原本的 22.08 天縮短為 20.98 天。

王邦畯表示,智慧供應鏈平台出色的成效,為聚和奠下衝刺產能的良好基礎,下一個目標則是「在有限的生產基地中持續擴大產能」,聚和目前以專線生產主力產品,降低生產成本, 也能爭取更多訂單,同時保留部分混線滿足「少量多樣」的客戶需求,透過專混線搭配,讓產能效率最大化。王邦畯也提到,除了持續精進化工專業領域的 Know-how,AI 智能生產也會扮演好助手角色,各部門相輔相成,要讓聚和永續站穩領頭羊地位。

兩年多來,聚和積極數位轉型,並透過內部宣傳與教育收到良好成效,王邦畯表示,公司許多部門都提出與資料科學有關的待解決問題,可見員工都意識到導入 AI 對產能的正面影響, 許多數位變革專案因而成立,跨部門共同解決問題,也拉近員工之間的革命情感。
「協助」非「取代」 人機合作典範再進化
高階主管歡迎 AI,但第一線人員是否也能擁抱新科技,這是最初推動數位轉型時,每個人心中最大的疑問。聚和導入 AI 的初期從精化部門開始,現場工程人員反應不一,有些人擔心被取代,也有人質疑具體成效,但走過兩年的磨合期,現在的精化部門表現愈來愈出色,優秀的人機合作成為典範,是其他部門爭相學習的對象。

副廠長李慧貞表示,工廠導入機器學習與 MES 製造執行系統後,效率明顯改善,以濃縮結晶槽為例,以往需要自行掌握製造時間,以人工肉眼確認產品狀態,容易產生誤差,加上人力多工,一個人同時顧好幾個化工槽,不一定能即時處理,但採用MES 系統後,以感應器蒐集電流、溫度等數據搭配機器學習,就能以 AI 判斷產品狀態,通知員工進行下一個製程,人力資源應用更輕鬆也更到位。

李慧貞更指出,以往產線出狀況時要去追查源頭,但現場人員是 24 小時三班制,如果交接時沒有紀錄清楚,問題常常無疾而終,現在透過建立數據,所有參數都一五一十載明,可以精準地找出原因對症下藥,甚至能透過偏差曲線提早預測異常,在問題發生之前預先防範,大幅減輕現場人員的工作負擔。

藉由 AI 應用,聚和順利擴充生物緩衝劑的產能與市占率,下一個階段,要將精化部門的成功經驗複製到其他部門及子公司,目標成為台灣化工廠智慧轉型的標竿,同時帶動上下游整體產業鍊共榮發展,聚和期待藉由經驗分享,能提供其他企業做參考,為推動台灣產業發展盡一份心力。

聚和國際導入智慧工廠,用數字生產管理,打造出高效能與高效率的生產團隊。 聚和國際導入智慧工廠,用數字生產管理,打造出高效能與高效率的生產團隊。

 聚和國際導入智慧工廠,利用在各結晶槽裝上 Sensor 蒐集數據,透過數據分析產能,加以找出瓶頸,加以精進。
聚和國際導入智慧工廠,利用在各結晶槽裝上 Sensor 蒐集數據,透過數據分析產能,加以找出瓶頸,加以精進。

 聚和國際導入製造聚和雲供應鏈平台,利用視覺化的螢幕,讓工程師對更濃縮結晶槽的生產狀況一目了然。
聚和國際導入製造聚和雲供應鏈平台,利用視覺化的螢幕,讓工程師對更濃縮結晶槽的生產狀況一目了然。

 聚和國際導入智慧工廠,利用在各結晶槽裝上 Sensor 蒐集數據,透過數據分析產能,加以找出瓶頸,加以精進。
工程師登入平台查詢訂單狀態與品質履歷,平均交期也從原本的 22.08 天縮短為 20.98 天。